小海马yoru触礁惹☆

层楼终将误少年,自由早晚乱余生。你我山前没相见,山后别相逢。

一听相声,二沉迷游戏。
我寻思着要是不能当你的小太阳就当你的白月光。

卡莱尔x古维德。某个没想好名字的段子。

腐向。极度ooc。
——
卡莱尔喜欢猫,软乎乎的一团窝在膝头还能揉揉耳朵捏捏肉球,顺着软滑的毛从脊背一模到底,手指划过微翘的尾巴尖儿,倒是在繁杂的工作里添了点趣味。
“...即使是有这样的爱好你也不要碰我的耳朵——虽说我知道哪怕我说了你也不会停止♤。”
古维德嘴角上扬的弧度微微僵硬了起来,半是窘迫的扶了扶脸上的假面,镂空雕刻下的蓝眼睛像是含着雾气似的氤氲着。卡莱尔坐在他旁边,哼着小曲儿去摸他的耳朵,倒不是有多难受,甚至还有点舒坦。卡莱尔不回应他,五指插进古维德柔软的发间抚摸着,古维德舒服的眯了眯眼,顺势倒在他膝盖上舒服的从嗓子里呼噜几声儿顺带蹭蹭卡莱尔的裤子。
“ 在这之后我不介意先生给我做一顶皇冠♤。”

“我也不介意给你做一顶可以放下猫耳朵的。”

无差。“去哪。”

“老房子好像很多情,就像我对你。”
恋爱脑小甜饼。
BGM来自陈意涵-去哪。
ooc怨我。
——
当年的雪下的挺大,柳絮一般翩翩,在冷风中显得弱不禁风飘飘然打着转,像是冰窖里大块大块的冰上泛起的白。
雪花洗涤了随处可见的污垢,留下苍苍茫茫一片白,握在手心里便化了,可触不可及。兜里一盒兰州残余几支,风中残烛般的在空中燃着火星点点。烟味沁进肺里贯彻通透,嗓子仿佛蒙上一层晦涩,但却又有一股拨云雾见太阳的明艳。
说鼓楼的夜晚就像是过客般匆匆,但卢鑫挺喜欢这片儿的夜景,像是在墙角碾灭的烟蒂,也是无可救药的慢性毒药。
钟鼓楼一片儿的文艺青年是随处可见的,夏天有可能穿着一件洗的发白的汗衫,手里拎着把木吉他,叼根儿烟一副“老子流浪老子牛逼。”的模样,世俗烟火气中隐隐约约露着股子拒人千里之外的仙儿。冬天流浪的人也丝毫未减,条件好的换了件破败的棉袄穿着,胳膊上的豁口藏的白里泛黄的棉花时不时随着风被吹走几团,有些小气的就随着风跑过去了,直到把那团染了灰色的棉花重新找回,紧紧握在手里然后揣进开线了的兜里。

张玉浩踱着步子晃晃悠悠走过来,他当时剪的是寸头,远远一个人影乍一看以为是电灯泡成精了。卢鑫在自家门口拉了个小板凳,嘎吱嘎吱晃悠,见到张玉浩也不说什么,只是咧咧嘴笑了下。张玉浩手里拿着串珠子,优哉游哉的捻着,把玩着,时不时摇头晃脑瞅瞅卢鑫写满困倦的脸,再叹口气,裹裹外套。
相对无言。
卢鑫又掏了根兰州,点上。张玉浩拿起扫帚扫干净地上的烟头,抬脚踹了一下卢鑫。“嗳您这也不讲卫生是不是。”
“嗨我这。文艺青年,尼古拉.鑫.卢。”
“一个外国名字?”
“这可不。都直译过来的,要不然怕高考英语四十九的听不明白。”

“我去您的吧。”

卢鑫伸长脖子瞅了瞅鼓楼亮起的灯光,万家灯火忽明忽暗,守着这方夜色阑珊。张玉浩揉搓着手里的珠子,眯缝着双眼,耳边回荡机动车驾驶的轰鸣,乌烟瘴气的排放着,卷起的烟尘混沌,但好像能倒映出他们——一样混沌,趋于平凡,不甘平凡。不悲不喜,无问西东。

“走啊吉老师。”卢鑫拍拍张玉浩的肩膀,眉眼弯弯,仿佛石头缝间汩汩流淌的清泉。也稍带了点痞气,衬着秋水一般熠熠的眼里像是藏着朵含苞待放的花,是媚俗且狂妄的。

“去哪儿?”张玉浩问,拍打两下风衣后摆的粉尘,看着卢鑫笑的也是风情。
“喝酒去。”
卢鑫笑道,尾音淡淡挑,不动声色勾勒出一抹碎月。张玉浩随手握住他的手腕,粗糙指腹缓缓勾勒分明流畅的腕骨线条,划过清白凸出的血管。忽然之间就有些意乱情迷了,也不是荷尔蒙一瞬之间的来电,到有种恍若隔世的温存。
“走。”

卢鑫起身,背着人群喧嚣吻上张玉浩。耳鬓厮磨,唇齿相依。少年血性都融化在这一个缠绵的吻里了。

霓为衣兮风为马,云之君兮纷纷而来下。

男人之间的干柴烈火等同于两盘酒菜一提溜啤酒,酒味儿汹涌的紧,蛇一般钻进口鼻,惹得人忽的就气血上涌。
“吉老师,笑傲江湖去吗。”
张玉浩隔着层白雾望了望卢鑫模糊不清的脸,脸上的云淡风轻不再。
他灌了口酒,喉结滚动几下,眸色染了微醺,醉玉颓山。话间都染上了一丝若即若离的酒气,卢鑫目不转睛看着他的脸,看着他的眼睛,那片广阔无垠缀着星辰的海。张玉浩扯着嗓子拉慢了音调,身体前倾额头抵着卢鑫额前的碎发。

当时一切喧嚣都被隔绝了,静的出身。卢鑫怔怔,看着张玉浩弯起的唇。
他说:“去啊。”

“真的?”

“我骗过你吗?”张玉浩答。卢鑫鼓囊着腮帮子,趁着酒劲儿数落那些年张玉浩欠过他的糖葫芦和串儿。
“这回你可别骗我,到时候搭档再跑了,我一个人上电视成说单口得了多招人笑话。”

......
“去啊。去啊。我当然去。”卢鑫看他微微上扬的眼,像是一尾鱼。那双眼是挺好看的,眼尾还有淡淡一抹红。

是卢鑫今年第一次醉的酩酊。可能是因为周围的喧嚣衬的杯里几近透明的酒更刺鼻了,也或许是在酒意正浓的时候撞上了张玉浩的眼。一切的一切都能冠冕堂皇的成为心多跳半拍的理由。

两个人两张车票,两个相邻的座。张玉浩执意不坐飞机,单纯偏爱嘎吱嘎吱在铁轨上慢摇的火车。卢鑫坐在他旁边,翘着腿耳朵里插着耳机也不安生,嘴里还叨咕着歌词哼唱着,从摇滚乐到朗朗上口的流行歌曲,最后兜兜转转再到民谣。

“谁会不厌其烦的安慰那无知的少年。”

张玉浩一上车就开始睡的天昏地暗,垂着头有一搭没一搭的打着轻鼾。身子摇摇晃晃最后把脑袋枕在卢鑫腿上。

“我想和你一样,不顾那些所以。”°
“跟我走吧。”°

车上的时间过得快,时针秒针如胶似漆的重叠又分开,眨眼间便从薄暮到了夜深。张玉浩睁开眼,卢鑫百无聊赖的咬着耳机线抖着腿,看到他醒了偏偏头,含糊不清的朝着他笑道。
“腿麻了。”

张玉浩充耳不闻,反倒是换了个舒服的姿势,还打了个哈欠。
“张玉浩我操你妈。”
“京剧听不听。”他瞥一眼卢鑫手上没电的手机。
“听呗。”

戏曲悠扬绵长,咿咿呀呀吊着嗓子唱的婉转。听的心像是被疏通了,积水般空明。外面景色一晃而过,时而是麦田,时而是交叉的公路。

呼吸是咫尺的。卢鑫还是有点慌神儿,但看了张玉浩的脸,欲言又止。

欲说还休,欲说还休。

笑傲江湖结束那天一切更像是一场大梦初醒后留下的余韵。脸上还是有这股酥麻劲儿,卢鑫揉了揉酸痛的脸颊,一边的张玉浩站的依旧笔直,就着鲜花和气球抬眸望他,耳边是欢呼声,掌声,起哄声。

而卢鑫只想着看他通透的双眼。
他可能又醉了。

卢鑫挺久没抽烟,夜里灯火通明的。也像是之前忙里偷闲的日子,于是便从兜里掏了盒未开封的兰州,点了,叼在嘴里。兰州还是涩的,苦的,吸进去嗓子里缭绕的都是烟雾。宛若进了尘世而不复返。

张玉浩在他旁边站着,淡淡瞥他一眼。也从他烟盒里拿了一根烟,看着他嘴边燃着的火星,把烟蒂含进嘴里,按着他的脑袋把脸凑了上去,烟屁股正好蹭上燃烧的烟,顺势跟着点燃了起来。

“嗨你这,怎么还这么玩儿。”卢鑫嗔怪似的看他一眼,嘟嘟囔囔道。
“张老师亲我一口。”

“抽完再亲。”张玉浩瞪他。
“放屁。你他妈抽一根得五天。”
“我踹你了。”
“嗳玉姐姐玉姐姐,我错了。”

“还行。”张玉浩三下五除二抽完一根儿,把残余的烟捻在墙上。
“接下来去哪儿。”他问。

“没想好。”

“不怕。”
“你说去哪儿我就去哪儿。”

一条路会通往哪里。一场梦境做到哪里,还好我庆幸这个梦里还有你。°

——
如您所见,首先感谢您的阅读,其次这是一个梦境的脑洞产物,可能有些意识流。总的来说其实不太满意。

出自宋冬野的董小姐。“这令我感到绝望,董小姐。所以那些可能都会是真的,谁会不厌其烦的安慰那无知的少年。”

出自陈意涵的去哪。“别再问我要去哪,别再管我要去哪。”

你也走了很远的路吧,从一马平川走到崎岖晦涩,从繁花似锦到荆棘丛生。
火车轰鸣,只留下轰鸣和烟雾。
手里的车票会通往哪里,好像都没有站旁檐上长着青苔的老房子多情。
别在问我要去哪儿,别在问我我的故事里还有没有你。

明天起长弧。至少让我在第二考场站稳。

all鑫。“我喜欢的先生啊。”05

all鑫。一切为了4p车做铺垫。
豆儿鑫事后,有眼线刘海,结尾吉乐。
ooc怨我。
前篇

——
卢鑫朦朦胧胧中感受到了难以启齿地方被细长的物什侵入,随即便是冰冰凉凉的黏糊糊的东西包覆着软肉,内壁蠕动着排斥这异物但那东西却又得寸进尺似的深入了三分。等他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窦晨光半跪在他面前,耳尖微微泛红,窦晨光听到动静畏畏缩缩的抬眸看他,把手拔了出来随即怯生生叫了声卢鑫哥。
他晃晃手上的药膏,目光躲躲闪闪。
“肿了。”

他想骂人。卢鑫揉了揉眉心,后腰酸涩的痛楚刺激着每一寸神经,像是掉进了冰窖还无法凿开厚厚的冰层一般。昨晚被折腾过度的欲望已经疲软的瘫在胯间。窦晨光可能是给他清理完了,但卢鑫总觉得他身上还惨留着男性的麝香味儿,腥。

“昨儿个你是不是喝完酒才找我的。”卢鑫问他,窦晨光抬眸,小狗一般可怜巴巴的看他,点点头,眼睛闪着光。
卢鑫不好说什么,掀了被子就准备走。窦晨光连忙薅住卢鑫的袖子。
“卢鑫哥卢鑫哥。”
“我的那个本子,你给整埋汰了。”

“咋整的?”卢鑫问。
窦晨光把本子从书桌上拿出来,指了指上面依稀可见的粘稠印记。窦晨光给他看完就鸟悄坐一边专心致志在新本子上誊抄原来的内容了。卢鑫也没说什么,随手披了件衣服就去洗漱了,脑子还昏昏沉沉的叫嚷着拉响警钟——他只觉得有点并不拢腿,窦晨光可能是早上刚刚给他清洗过,但也是徒劳。卢鑫把手放在脑门上试了试,勉勉强强算是正常但也微烫。

他对窦晨光和辛杰唯恐避之而不及。他自然是知道少年情愫带来的影响力是多么巨大,像是层层叠叠晕染开的山河,虽说窦晨光早已经奔而立之年去了,辛杰尚且年少,身上一股子轻狂自傲的气息,颦笑间皆显傲骨。

都是一条线上的蚂蚱,一个战线的兄弟。被兄弟啵嘴和被兄弟按在床上行房事这种令人难以启齿的事情着着实实的发生在他自己身上。
卢鑫觉得自己还是挺理智的,索性不打算跟他俩计较,就藏着掖着权当无事发生这事儿也就这么过去了。

他从洗手间出来时天已经蒙蒙亮了,泛着不明显的白色攀爬上夜幕,亮着光的星辰洗尽铅华悉数褪去,残留了枝叶上的露珠作为清晨到来的馈赠。

窦晨光抄好的本子整整齐齐的摆在案上,看到卢鑫一瘸一拐的从洗手间晃悠出来时候脊背一僵,欲说还休。
窦晨光想起辛杰端着酒杯跟他抱怨所谓生不逢时——“要是能和老板在一个大学就好了。”小孩当时这么说。

“这话怎么说?”窦晨光问他,辛杰晃晃酒杯里可乐和啤酒的混合物,慢悠悠道,尾音拉的长显得老气横秋,柳叶儿般弯弯的眼睛轻轻眯起,脸上笑意不减反增:“这样我就能去把老板那三十多杯酒挡了。”

卢鑫套了件高领的毛衣,表面上美名其曰以避风寒,实际是为了遮掩那些玫红色刺眼的痕迹。窦晨光小狗似的可怜巴巴瞅他,哼唧两声把新本子揣在怀里跟在卢鑫身后出了门。清晨的风像是小刀一般刮在身上,刺破皮肉渗进骨髓,张玉浩站在茶馆门口望着,看到窦晨光拘谨的步伐倒是哑然失笑,又瞥了眼窦晨光身上单薄得衣物,率先笑了声。

“小豆子外边冷你先进去吧,穿恁冷也不考虑考虑下辈子。屋里有点热水先喝了。辛杰常鹏旭他们几个都搁屋呢。”
窦晨光闷闷答应了一声,打开门迈着步子走了进去,相当三步一回头,走到一半偏头看看卢鑫,目光在他的腰和脖子上游弋,像是一条毫无毒性的蛇。

“您这茶馆里边整得都是粉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老板是一姑娘。”张玉浩看看卢鑫,手绕道后边提起来他较长的高领毛衣,卢鑫呵呵的笑,笑意盈盈的瞅他。
“配个风情的吉娃娃倒是挺好。”

“您啥时候穿这么暖和了,平常都不是妈见打那类的嘛。”
“嗨我这三十多了,我不得燃烧我的卡路里,然后保温杯里泡枸杞呀。”
“在理在理。”
卢鑫看看满脸褶儿的张玉浩,眼珠转了转,抬脚迈上台阶却一个踉跄险些脸朝地。张玉浩是想笑来着,但是憋住了,便赶快扶他起来顺带掸掸卢鑫身上的灰,或许是看出来卢鑫步伐不稳了便一手拽着他袖子搀扶他。
“走吧咱进去。”

张姓玉浩惨被拒绝

无差。长衫

五分钟。
ooc怨我。
来自直播梗。
——
卢鑫说他挺喜欢张玉浩的。
爱屋及乌,于是就喜欢上了他码的整整齐齐排列在案上的笔墨纸砚。
偶尔也寻思一下——买不买对襟长衫?
于是对襟长衫他是买了,放在衣柜里落灰,偶尔自己穿了几次照着房间里镜子自己在哪儿美。
对襟大褂下露一双大长腿。风情。
有一次他外边披了件外套,里面穿上了那件对襟长衫,他本来想去张玉浩的屋子里跟他告个别,推开门发现那人还在睡觉。
嘿——觉主。

有时候卢鑫觉得他俩挺不可思议的,一静一动,张弛有度。不知不觉的他就趴在张玉浩床头,健身包放在地上受着风寒。

张玉浩可能是睡迷糊了,睫毛一闪一闪。许是感受到卢鑫的呼吸声便睁开眼,看到卢鑫的眼睛到也没什么反应,手环住卢鑫的腰,迷迷瞪瞪又要睡。但摸到熟悉的布料之后又睁开了眼睛,嘴角一咧笑意盈盈。

“卢老师啊。”
“您真风情。”

卢鑫笑呵呵去看他,扯着他领口。
“您也风情。”

一个新风格的尝试。你们想看的求生者谢必安x监管者范无咎。有小道具。我终于get到了你们龌龊的本性.jpg

收获快乐

鲈鱼直播好甜鸭。

写文周期大概是一周x3或者x4。
白黑+吉乐+长篇捎带德云社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