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海马yoru触礁惹☆

层楼终将误少年,自由早晚乱余生。你我山前没相见,山后别相逢。

并没要求有谁能体会,更别善作慈悲。

彻底粉碎。

在你眼中我是谁。

懂我的人没出生就死了。

一生一次,不欢而散。

没不舍他。

一个计划。晚安。

你猜这个世界会有多少求之不得的爱和末路的情人?

就像是披着光鲜亮丽外衣的衣冠禽兽一样,他们点着烟,装腔作势吹着口哨满是轻佻做作,即使玉饰金镶也掩埋不了镌刻进骨子里的卑劣和顽固,他们是想要掩盖的,像我一样。

无论有多么冠冕堂皇,他们也像我一样。

我先说你,然后兜兜转转讲到爱情。

我问你说,爱一个人是什么概念。

不是茶米油盐,是求之不得。

我爱你,你呢。

张玉浩告诉他世界万物千般好。

西安也下雪,也会有白蒙蒙的世界,也会有长发及腰发尾微微带卷儿的姑娘,有凌晨五六点路灯的璀璨,有白酒红酒啤酒瓶子碰撞咚锵作响——但您别怕,没有带着面具的人面野兽,有一个帮你挡酒的,他们给您灌一瓶,我便挡一瓶。

世界啊,有灯红酒绿,有陌路穷途,也有柳暗花明,有三十多岁事业有成的卢鑫。

也许我们才是被现实磨平棱角的那个。张玉浩觉得。在理想被打翻在臭水沟沾满污秽的泔水后才开始正视自己的得失,开始辗转着前半生获得和失去,做着寥寥的梦又在夜中带着一身的冷汗惊醒。

张玉浩这前半生有两个重要的人。

卢鑫和张艺博。

张艺博不必多说,青曲一面便如见知己,他记得那天树影绰绰轻声和着微风不燥,温暖阳光恣意扑散下来给万物镀了光。

卢鑫,不是萍水相逢,是生来陌路。张玉浩觉得木头和他其实脾性相似,这是他翻木头微博的时候得来的结果。

他羡慕木头,西双版纳和自己的茶馆。但他也自然理解卢鑫的傲骨和满身尖刺不甘被磨平的倔强。

卢鑫最后一次见张玉浩是在机场。

他背着光朝他挥手,背影潇洒。

“祝卢老师,前程似锦。”

天子cp。荒野星。

“在酒的深处重逢。”

破镜重圆。he。含车,见评论区。ooc怨我。

——


赵天宇的世界好像又变成了一片荒芜,那里除了枯黄的葳蕤草木就是星夜闪耀,空冥幽邃。


他总是安之若素,忠于黑暗辗转于此刻漫长醉生梦死,即使毫无意义。仅仅凭依一杯晶莹透亮的酒和被捏的变形的可乐罐子度日如年。


是二十一岁的赵天宇。


世界不怀好意的打压正处于上升期意气风发的少年直到遍体鳞伤。


他懵懵懂懂的记着今天是孟子坤和他分开的第三十天。


有时他便会仰躺在床上,半阖着干涩的眼睛,恍惚之中好像在白花花的天花板上看见闪烁明灭的星空。


赵天宇会伸出手,想着指尖会不会触碰到冰冷的温度,纠缠在指腹上勾勒出指纹,或者凝视着空荡荡的天花板顾影自怜——赵天宇也不知道感情的空窗期里他的脑子里究竟在想些什么。


直到他看到了窗外灰蒙蒙的夜幕,星星和月亮如胶似漆。


他便怔了,呆滞的看了好一会儿,直到天边云雾消弭,眼里渐渐氤氲睡意。


那天空可是他爱人眼睛的颜色啊。


“就跟着我走,向路的尽头,你和我,一路上陪伴彼此喋喋不休。”


赵天宇常喝酒,但从没宿醉过这么严重,赵天宇对他一个晚上连吹三瓶啤酒的行为在心里提出强烈谴责之后便倒在浴室的地上。


他只记得酒精好像是一个把身体都浸泡得密不透风的容器,他的身体在这个容器里被残忍的搅拌摇匀,直到五脏六腑都分崩离析到血肉模糊。


赵天宇不善于麻烦人,或者说从小的经历让他把安全感都消耗殆尽,只有残余的勇气宛如风中残烛摇晃着身躯。


他几乎是不假思索的打开微信然后找到孟子坤的聊天界面。他用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打了很多字,估摸着上百上千个,从天南聊到地北,从他们的相遇再到分别。


他给那篇文章草草结了个尾,就这宿醉的晕眩把手机扔在了浴缸里。


他看着花洒泗出的水满满没过手机,散着荧光的屏幕熄灭,飞溅的水珠儿在他脸上绽开一朵含苞待放的花来。


赵天宇怂了。


浴室里有个披头散发的赵天宇。这是田燚推开赵天宇家房门的第一直观感觉。


窗外分明是艳阳高照的天儿,可赵天宇屋里湿冷湿冷的反倒像是鬼片布景。


田燚便三步并作两步上前拎着赵天宇卫衣的兜帽把他的脸从浴缸上拉开,他闻着赵天宇身上一股子呼之欲出的酒味弥漫,抹了抹嘴唇抱着他的胳膊把他拉到客厅的沙发上。


田燚是聪明人,自然是能料到前因后果,他也没想说什么,把赵天宇放在沙发上便缄默着去给他打扫浴室。


赵天宇醒来的时候脑袋是一片混沌的,田燚给他备了醒酒药放在茶几上,在厨房里忙忙叨叨着什么,赵天宇揉着脑袋站起来踉跄几步走到厨房看着田燚切西瓜。


田燚回眸看看他,双眸微眯一副欲言又止但还是斟酌许久开了口。


“还好吗。”


他便看到赵天宇点点头,枯瘦的指节掰的嘎吱嘎吱响,他说。


“世间万物千般好,就孟子坤不好。”


有些沉淀在时光里顽固不化的因子终究徒留成荒野里飘忽不定的尘埃。


孟子坤也不知道他和赵天宇是因为什么分的,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过了三十多天。


他想请毛不易弹着吉他给他跳动的温热脉搏,是为了生活可以继续,也是可以不再记起赵天宇。


十七八岁的少年没有时间观念,说一辈子往往就是永远。孟子坤也想过和赵天宇在一起的余生永远,看世事变迁沧海桑田,看落日余晖月浅灯深。


然而客观的主观的东西太多斑驳了眼目,让孟子坤头痛欲裂转而跌向混沌的深渊。


他怕赵天宇会失落,因他眼里逐渐消弭的光和被世俗逐渐磨平棱角的模样。


霓虹璀璨灯红酒绿。赵天宇坐在角落,拿着瓶起子干净利落打开一瓶啤酒三口两口下肚,啤酒自然是辣的,灌在嗓子里一股子焦灼。澄黄的酒液从嘴角淌下勾勒出下颚骨的流畅线条。


赵天宇慢喝不醉,吹瓶就醉。


孟子坤抱着袋可乐,在便利店外边看到的便是衣衫凌乱一副狼狈模样的赵天宇,便仔细辨认着赵天宇身上的酒渍,眉头微蹙。


小孩成年之后不是没接触过酒,但赵天宇那次不是喝到最后还脸不红心不跳一副悠然自得的自在模样。


他第一次见到赵天宇这么狼狈。赵天宇抬起头,一双浸了水的眼睛直勾勾的看他,干裂的嘴唇颤动着上挑起一个不明显的弧度,他说。


“坤儿。”。


是极为软和的一句,正巧赵天宇声音也清澈透亮,像是一汪清泉恣意。


“赵先生。”孟子坤一愣,便急忙唤道,“天宇。”


“回家啊。”


就告诉你们一下白黑tag发生了什么。还有这个人以前的截图。没了

东北的雪。
冯唐。
猫。
狗。
我。

安咎。斯德哥尔摩情人。01。

“上了瘾也不戒毒。”

偏向我流亲兄弟设定,现代车向长篇。真的我流腹黑谢必安x傻狍子范无咎。爽文脑洞慎入并且很雷。
这是和谐无车版本,按理说后面都是车但lofter你们是看不到的,想看的话戳置顶qq就ojbk。

——

月光清澈划破深邃夜空,勾起寥寥星辰几颗稀稀落落挂在天上。

范无咎自然是觉得别扭的,便伸头到窗外不动声色眺望着高楼下斑斓璀璨的灯火明灭。

谢必安在他身后,范无咎便瞥了眼那双细长枯瘦的手,指甲修剪的圆润甚至有些病态的泛白。

谢必安拿起他的翡翠烟杆——食指和拇指并拢,不费力的掂起略微有些重量的烟杆,粗糙的指腹摩挲过雕琢精致的表面爱抚凸起的花纹。

范无咎也不知道上面雕刻了些什么,许是龙凤——象征着吉祥,或者是麒麟——祥瑞。

中国神兽瑞兽千千万万,可就一个谢必安。

范无咎透过镜子看他吞云吐雾,觉得兴许是屋里弥漫飘散的烟味儿汹涌灌进鼻腔肆虐的缘故罢,他便偏过头去,背着朔风喧嚣欺身略跋扈的蹭上他的嘴唇。

范无咎嘴唇干,被风一吹硬的跟块冰无异,被唾液软化的嘴唇上还沾染几分腥甜的血味儿。谢必安懂他,自然知道范无咎又把自己嘴唇咬破了,心里倒是恼怒但不急着责罚。

细长的眉挑起不明不白的弧度,牙齿细细碾磨范无咎肿意未消的下唇,舌与舌交缠共舞,水声啧啧。

口腔里一股子浓郁呛人的烟味儿围绕弥漫,久久不散。

范无咎没有经历过更差劲的吻了。

谢必安要稍微高一些,他需昂着头才勉强能迎合着谢必安的动作边野兽般啃咬他的嘴唇,口腔被兄长的舌戏谑的扫过,唾液被吸吮到一干二净,就连氧气也被剥夺到几近窒息。

他也不知道他和谢必安吻了多久,直到他脑袋里一片浆糊几近背过气去谢必安才罢休。

谢必安看到范无咎氤氲着水意的眼,然而范无咎可能是被吻的发懵,平常跋扈的尖锐都化为天边一抹云烟消散到无影无踪了,

“必安哥。”

他的声音像是刻意放软的,拿捏着和谢必安无异的,不紧不慢的语速,蹭了点红的嘴角上挑起不明显的弧,像是天空一抹月。

是非对错与我无关。

他觉得做爱是没有理由的,像是茶余饭后一杯滚烫的茶或者是冬天雪幕中一根点燃的烟,家常便饭何足挂齿。

然而对象如若是变成范无咎那边平添了一丝趣味,虽说谢必安自幼便是极为守礼之人。

他打小饱读诗书还能倒背如流,他知道不能和哥哥的媳妇儿不能随便说话——即使他没有哥哥,只有个弟弟,亲的。

他弟弟叫范无咎。

房间里熏香味肆虐盖过烟秾艳的紧,范无咎靠着窗台,后背抵着冰凉的单面玻璃,偏过头就能看到楼下车水马龙,人群熙熙攘攘的闹事街。范无咎虽说在外闲云野鹤惯了,但脸皮却还薄的跟片纸一样,只是回头看一眼楼下热闹喧闹的模样耳根便蹭一下红了一大片。

烟花风月之事,他和谢必安是第一次——但谢必安觉得这自然也不会是最后一次。

谢必安亲吻他的眼尾,细细的轻轻的,像羽毛般柔软细腻,在心上无端生出一道痒。也不知道那时候谢必安说了什么,让他鬼迷心窍一厢情愿了。

【他们便动次打次叮呤咣啷】
【天亮了。】

...是这样的 最近要期末了。

懂我意思吧↑

弧一个月大概,周末还是会写点东西的。


嘘。

天黑了。

我自己都不知道我什么时候要悄悄亲你一下。


天子cp。流放。

“我最后的流放地,就是你的心底。”

ooc怨我。我流无脑小甜饼。写了写撒娇狼狗坤。1k7+而已。

——

冬天可以眷恋的是早晨七八点钟的太阳,悠扬恣意不染尘埃,给白如洗的世界不声不响,悄然镀了层张扬的金。

雪花是晶莹透亮一团白,融化在手心里积攒一层剔透的滟滟波光抵消勉强偷来的一丝暖意,不动声色的渗透进皮肤冻结骨骼,让肌肉上仿佛凝着层冰。

至少孟子坤被冻醒时脑袋里空空如也。

像是囤积许久猛的迸发出的洪水野兽肆虐。

他睡觉时从不好穿太厚的衣服,即使是现在空气都冰冰的像根针似的状态。然而单薄一层衬衣抵御不住从窗口渗透来的朔风阵阵。

孟子坤便把脑袋往赵天宇颈窝里埋的更深了许,末了还用毛茸茸乱蓬蓬的发顶蹭蹭他温热的颈窝。

冰冷的手指撩起赵天宇的衬衣下摆在腰线处流畅的线条上打着转——他还是舍不得自己为了逞一时之快来用僵硬冰凉的手打扰爱人的睡眠。

即使他知道赵天宇愿意在周末和他一起吃完早饭后继续蒙头大睡。

虽然昨天赵天宇和他趴在床上一起玩儿游戏的时候孟子坤一反往常的先打了瞌睡。

赵天宇看着他今天晚上吃晚饭时候昏昏欲睡的状态就能知道小孩近些日子奔波的不轻松,便殷勤的放下一边正激烈的游戏给他掖被角。

“坤儿啊。”

“我跟你说你这不盖被睡觉不长个儿,都说二十三窜一窜,但你觉得你这么个作息二十三还能到一米九不。”

孟子坤眯缝着眼睛,假装无视赵天宇带着大碴子味儿的调侃,不到半分钟后就一副殷勤的软着嗓子懒懒的搭着话:
“我忙着晾一米八七大长腿呢——赵先生就你这个凌晨两点半发微博的作息二十三之前肯定到不了一米七五。”

话音刚落好像是料到赵天宇会骂他几句一样蠕动着到了赵天宇臂弯里迷迷瞪瞪的撒着娇。

“赵先生考不考虑陪我睡觉?”

“等着我玩儿完这把。”

赵天宇胳膊一夹正好把孟子坤的脑袋箍住,好像是没在意到小孩的抱怨一样目不转睛盯着手机发着荧光的屏幕轻描淡写道。

孟子坤艰难抬起头,一双圆圆的眼睛直勾勾凝视着赵天宇被手机发出的光映的惨白的脸,一边还感受着脸颊接触着凸出的骨骼便嘟囔着自己脸蹭到的胳膊掂量着都像是没有二两肉。

他看赵天宇玩游戏,虽说脑袋昏昏沉沉,但看他玩游戏确实是越看越生气——赵天宇他是和游戏谈恋爱还是和孟子坤谈恋爱?

于是赵天宇就在马上五杀的时候被孟子坤连人带手机一把搂进怀里。赵天宇发间一股子洗发水的冰薄荷香。

孟子坤便不知餍足的吮着他发间香气,他手劲儿大,赵天宇不是习惯睡觉抱东西或者被别人抱着睡觉的人,这一下让他在孟子坤怀里几乎喘不过来气,像是被绳索套住喉咙无法呼吸的困兽一样。

刚成年的小孩儿自然是不懂轻重的,再加上孟子坤也不是那么懂事的孩子,抱着赵天宇的力气比往常都大,像是小时候握在手心里沾了汗也不肯早吃一分的糖。

赵天宇刚想扭动几下身子挣脱开桎梏去继续他打的火热的游戏,然而孟子坤已经昏昏沉沉的把脑袋埋在他颈窝里打着轻鼾睡了。

孟子坤睡觉的时候手不安分,平常一个人谁在家里的时候手就喜欢瞎放。现在谈了恋爱这么个恶习也是愈演愈烈。

赵天宇就在这么一个手机压在他背后硌着骨头的情况下硬生生的被孟子坤抱着睡了一宿——一直到孟子坤被风吹醒。

可能昨天睡得太匆忙忘了关窗户。孟子坤想着,边伸出只手把被子裹得紧了,刚刚好盖住赵天宇的脑袋。

刚好盖到他肩膀。

赵天宇爱熬夜,但一睡好了就不太愿意起床。然而今天孟子坤刚被冻醒的时候赵天宇就迷迷糊糊醒了好久。

昨晚后背被硌的生疼现在还没缓过劲儿来,到了孟子坤抱他的力道又紧了几分的时候他就想掐他手背,碍着孟子坤休息不好这么个想法也就罢了。

赵天宇估摸着现在是上午八九点钟,他倒是很想在床上躺着小憩一会儿。但孟子坤可不行,正长身体可不能耽误吃早餐。

虽说赵天宇觉得不是那么一个负责任的爱人,但他也注意着孟子坤生活里琐碎的或好或坏的小细节。

孟子坤在他颈窝里虫一样蠕动着,赵天宇一个转身吓得小孩迷迷糊糊睁开眼看他,喉结翻滚着抱他更紧了。

“今儿个起那么早干嘛。”

“八九点了还早啊——你想点什么外卖?”赵天宇直起身子,从被窝里掏出被体温暖的发热的手机。

“想吃赵先生做的。”孟子坤抱着他的腰迷迷糊糊道,嘴角扬起些许弧度,声音是可以软过的糖块一般软软的黏腻。

孟子坤像是一圈绳索,套走了赵天宇积攒在身上的所有桀骜和张扬,把他内心晦涩阴暗的情绪流放转而照上一束明媚的光,像是冬日不息的暖阳。

“一起做得了。”赵天宇说。

孟子坤捋捋头发打着哈欠站起来,流畅的腕骨线条被背着阳光照射的反光,赵天宇差点看呆,末了咧着嘴笑出声。

“早上好。孟先生。”

“早上好。赵先生。”

“我最后的流放地,就是你的心底。”
“见你如见天地,爱你如爱众生。”
——

是第一次试水天子...。比较ooc还请谅解。第一次尝试这种比较朴实bu的风格。文笔其实不太好衔接还是有问题的。

想勾搭老师.jpg